这么优秀,她该被记住的标签不应该只是某某某的前妻

The Duke of Cambridge and Duchess of Cambridge sit in front of a chair at the Royal Family in London on March 24, 2016. The Duke

NCAAF Betting TrendsNBA Betting TrendsNCAAB TrendsNHL Betting TrendsMLB Betting Trends How to Use Top Trends Information

top sports bets today

At first, it might throw you into confusion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 odds might have a positive and a negative value. 5.

红到阮经天惨遭狗蹭的片段被挖出来再次刷屏,红到《艋舺》突然又上了豆瓣实时热门榜,红到朋友们都在不自觉哼唱“生命这样的旅程要用多少的泪水来完整”,红到短视频平台突然多了一群人cos陈桂林受洗挨打……

而红带来的副作用就是争议和八卦。

点映阶段得到的高分抬高了路人期待,以至于正式上映后一部分观众出来怒骂“就这?”钱人豪控诉本片导演+编剧黄精甫抄袭自己创意也上了好几条热搜。

还有电影里程小美那条线也遭遇了大量批评,很多观众都觉得即便拿掉也不影响剧情甚至观感可能更好,“除了暴露中年男导演落后性别观外一无是处”。

△比起来我更想看到预告片里闪过却没在正片出现的这类走向

甚至尊者为什么选陈以文来演也被部分网友找到了新角度来解读:

原来监制李烈是罗大佑前妻,怪不得要找一个长得很像前夫的演员演大BOSS还要安排阮经天啪啪打穿他的画像。

然后这个最早应该是出现在虎扑的帖子被xhs转载成为热帖,又内销到微博,最后变成了《澳门日报》煞有介事写了一番的“新闻”……

No!让我们停止通过“谁谁谁的前妻”这种狗血思路来了解李烈其人。毕竟她的几次转型、她如何挣到圈中地位甚至工作时的铁血作风,都更值得讨论。

要说李烈,其实单看《周处除三害》两位主演和她的关系就能粗描出这个人的大致轮廓:

电影在台湾宣传时,各家媒体追问的重点就是阮经天怎么和李烈破冰,因为十几年前李烈曾是阮经天的经纪人,只是后来闹僵了。

若非粉丝大概会缺失这段记忆,毕竟2004年阮经天才刚开始演电视剧时曾和郑元畅、贺军翔一起上过《康熙来了》,节目组给他们的定位是“偶像系男模”。媒体也有意无意渲染这三个人就是模特公司台柱子,有个拉风title叫“凯渥三剑客”。

但复盘阮经天履历会发现他真正起势靠的不是凯渥,而是钮承泽(《我在垦丁天气晴》《艋舺》《LOVE》《军中乐园》)和陈玉珊(《绿光森林》《命中注定我爱你》《败犬女王》)。

△当然这两部戏现在再上的话,卢卡斯可能还会圈粉,纪存希就得挨骂了

在靠着纪存希和卢卡斯爆火之后,就有媒体爆料说他不满工作量暴增却还是要和公司五五分账,决定约满就拆伙。

消息传出来是2010年,实际成真却是在阮经天退伍后的2013年,他和钮承泽、李烈合开天亮娱乐来打理个人未来事业。

李烈也是《艋舺》监制,所以媒体都觉得阮经天这是要登船靠岸,他自己公司是自己的,但之后经纪大小事都会交给李烈来管理。

只是3月才高高兴兴宣布单飞,5月就被爆阮经天因为动不动闹失踪、凡事不汇报、私接工作甚至开天价而惹毛李烈。

李烈也承认双方确实有一段磨合期,当时她表态已经沟通得差不多了,“大家在工作上的沟通更顺畅、工作方式也越来越好。”

那年11月阮经天提前离场缺席金马50颁奖礼最后的大环节,李烈虽然帮忙缓颊,说他是因为拍《军中乐园》压力太大所以才在想着要赶第二天早班机回片场的前提下做了错误判断,但心里仍然是有怨气的。

所以那之后的10年里,她切断跟阮经天的联络,就算逢年过节收到对方节礼也觉得是经纪人安排而非阮经天本意。

这次《周处除三害》原定演员(传说是张孝全)受伤来不了需要重新定人,同事提议用阮经天,李烈还拉不下面子,只让选角团队去联系……直到线上面试,阮经天聊完剧本和角色后主动问李烈是不是还在生气,两人才把这个话说开。

等阮经天因为《周处除三害》再次入围金马最佳男主,在和陈以文合开最佳新演员奖项时突然用剧中鞭打梗来悔过十年前的轻慢时,导播也专门给了台下李烈一个镜头,以示这段恩怨真的过去了。

在这之外,李烈还当过《周处除三害》里另一位演员王净的经纪人。

还是类似的剧情,王净出道靠的是自己和一点小运气:父母离婚后被送去美国读书,因为无聊在网络上写起小说,谁知阅读量居高不下,早早就成了畅销书作家。

后来有次放假回台湾打车,又刚好碰到个把出租改造成移动KTV、会邀请乘客唱歌并把视频传上网的网红的哥。她因此爆红,连《华灯初上》导演连奕琦也看到了那段唱歌视频,让王净来试镜自己新电影《痴情男子汉》,并大方给了女二角色。

真正让王净走上事业巅峰的,还是2019年参与李烈监制那部同样在豆瓣没有姓名的“回学校”电影。她因此和前经纪人Clare结束合约,转投李烈旗下影一制作所,也拿到了金马影后提名和台北电影节影后大奖。

也因为李烈在圈中地位,台湾有些网友直接说王净是资源咖,谣言传来传去甚至进化成她家里有电视台高层背景才能在出道七年迅速起飞……对此王净也怒过,发文驳斥“资源说”和“人脉说”,强调自己也是先看剧本再试镜,一步步努力才走到今天。

虽然去年《500辑》媒体给王净颁500young百变星势力奖的时候,她特意感谢李烈,称其为自己的领路人,但这份关照更多的是在表演指点以及做人方式上,而非资源堆砌。

事实上王净签入影一两年后,公司就经历了剧烈人事变动,大股东逼退李烈、改捧Selina前夫张承中上位担任董事。

王净合约保持不变,李烈另开新公司“一种态度”,专注电影制作。

而一种态度就是《周处除三害》出品方,所以李烈也顺理成章担任了这部电影的监制,有角色还是会想到王净。

之后一种态度还有部比较重磅的作品叫《鬼才之道》,还是交给“回学校”电影的导演徐汉强负责,主演陈柏霖、张榕容and……永恒的王净。

王净也说和李烈虽然不再是老板艺人关系但还是很亲,大到角色该不该接、小到什么牌子沙拉油好,她都会去问李烈。

李烈也一如既往保护自己,《周处除三害》那场洗澡戏不仅清场到只留女工作人员,拍完后所有素材也全都由她亲自保管和筛选,避免不该流出的画面对王净造成影响。

而这位今年65岁的女监制之所以能对演员有所提点,又能精准抓住时代脉搏制造出《艋舺》《翻滚吧!阿信》《周处除三害》这些爆款,主要还是因为她真的经历过太多。

李烈在采访中不止一次强调过自己的外省背景:

父亲祖籍贵州,家住眷村,工作是警官。以前因为非本岛出身差点没办法和妈妈结婚,在台湾除妻女外没有别的家人。

她出生在台湾青年节3月29号那天,所以父亲干脆借纪念黄花岗72烈士的意头给她这个家中长女起名单字一个“烈”。

她跟王净惺惺相惜,可能也因为两人有一定相似之处:都是从小喜欢写作,却没想过要进圈拍戏,谁知阴差阳错入行当了演员,事业一路顺遂,连自己都不敢想象。

李烈六年级就立下志愿要做记者,但初中读完又觉得考大学太辛苦,于是干脆放弃高中联考,坚持要读五专。

如愿进入世界新闻专科学校(现在的世新大学)读采访,结果被学长拉去演舞台剧,刚好台视导播黄以功坐在台下,直接就要找她去演电视剧。

演一集电视剧能赚600多台币,普通人的月薪也就这么多,李烈想着父亲去世后需要钱来帮补家里就签了台视开始拍,谁知道拍一部火一部。台视黄金档翻来覆去都是她,最多的时候一年能上五部剧。

进圈之后,李行导演也要用初出茅庐的李烈搭早就声名在外的林凤娇和钟镇涛来拍《小城故事》。电影圈的门也没费什么力气,她就轻轻松松推开了。

但是丧父的苦闷还是给她很大影响,她说自己始终想把曾经的家找回来,拍戏时遇到美国回来的男演员毛学维,在对方身上找到父亲的影子,李烈居然就敢放下“玉女”光环和大好事业跟他结婚。

哪怕婚礼前一天和对方大吵一架,已经发现自己其实不爱对方、对要结婚这个决定有点后悔,但因为全世界反对,她就要赌到底。赌到台视跟她解约,赌到两年没工作没进账,赌到离婚之后又跟中视签约继续回来演戏。

谁知道她还是很红很忙,忙着做头发去片场换装开拍,拍完一部又换个发型再去下一家片场继续开工。那几年刚好又赶上两岸关系放开,李烈这时期主演的《一剪梅》(《青河绝恋》原版)《含羞草》《又见夕阳红》被内地电视台引进,她又打开了新市场。

在李烈厌弃了表演工作想要喘口气的时候,她跟早就认识的罗大佑谈起恋爱,罗大佑姐姐)邀约她到大连去玩玩看。

对于还没有“明星”概念的内地观众来说,李烈是电视里看得见摸不着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还穿得那么好看,释放出的热情、想要提的问题都超她想像。

很多好奇都关于她剧里的衣服要怎么买,但那些大多数是李烈自己找裁缝做的,被问多了她就决定去大连开厂子做服装品牌,正好不再演戏了。

其实一开始是赚的,但李烈没做过生意也错误估计了市场,有人找她合作她就喜滋滋在新城市开分店,大连、沈阳、北京、上海、南京都热热闹闹开起来。

等店多了李烈才发现内地太大了,交通成本太高,而且规模做大了现有人手又不够,忙不过来不说,库存还拖垮现金,一直信任的会计又做假账……辛苦打拼这么多年攒下来的一千多万台币全投进去,忙活五年的结果是血本无归。

这段时间里她和罗大佑一直是距离恋爱,偶尔才在香港团聚一两个星期,彼此生活习惯适不适合、能不能互相包容让步都是看不出来的。

做生意失败黯然回台,李烈有一两年时间都陷在低潮里走不出来,后来干脆跟罗大佑一起去纽约住了三年,还在那里注册完婚。

据她后来回忆,婚是罗大佑坚持要结的,李烈自己经历过上一段失败婚姻后反而有些抗拒。两人相恋12年,结果结婚一年多就离了,办婚礼时感情已经摇摇欲坠,受邀出席的蔡康永多年后得知真相还惊呼没看出来。

可是生活里的细节会消磨爱意。比如入睡前罗大佑非要用最大音量播放《歌剧魅影》,也不管李烈接不接受得了👇

比如罗大佑养鱼又不肯打理,最多时的9个鱼缸都要李烈挨个顾过来;又比如两人合开制作公司,罗大佑可以关起门来做音乐,李烈就必须跑来跑去沟通剧本和演员……吵多了就不如分开,连朋友也不要做了。

当初是她不想继续演戏,结婚离婚做生意再结婚离婚,一通折腾下来早就拐到了不惑之年,李烈发现自己能做的、会做的还就是演艺圈相关。

如果回到幕前倒是能解决财务危机,但她本来就厌倦了不断输出的人生,而且多年后回归,整个环境早就变了,给她的空间只会越来越少。

那么就做幕后,把来内地经商这几年的经验放到影视制作上去。

之前写《长津湖》三位女制片的时候也科普过这个岗位有多辛苦多麻烦,因为严格来说,制片人不仅要负责前期的选题、剧本统筹、团队搭建、成本核算,还得在拍摄中追进度关财务,拍完后的制作分发、宣传营销以及申报参奖……也都是他们的工作范畴。

只不过华语影视生产还是习惯导演中心制,李烈也抱怨过制片人在台湾电影产业里更像是“行政庶务”,工作内容主要集中在具体跟进拍摄进度和日常开支、在剧组和制片人/制片公司间做沟通和协调这上头。

一开始没什么钱,李烈只能从中视单元剧做起。后来新闻里一定会写到那部九提金钟四获奖的《MR.COM之死》,她不仅做了监制还揽过服装造型的活路,女主角也只能亲自顶上。

后来的《花车假期之恋》《水晶情人》《摘星》也积攒了业内口碑。某种意义上来说,霍建华后来这漫漫男神路的起点其实有李烈一份功劳。

2007年,曾经合作过短剧的导演杨雅喆拿着电影《囧男孩》剧本找到李烈,哪怕这是个不太好卖也不太好拍的青少年电影,李烈也觉得这值得赌一把,于是找妈妈抵押了家里的房子来开这部戏。

因为每一分钱都得花在刀刃上不能出错,而且小孩演戏确实很难把控,她把剧本修改、建组、造型、定妆、剪辑、后期、声效、宣传……这所有流程都仔细盯下来,结果是1500万新台币投资赚回一倍不止(3600万新台币), 《囧男孩》版权还卖出了海卖给了NHK。

李烈的好处是她曾经是做到行业顶端的演员,在不同片场辗转十几年,很熟悉行业生态,清楚每个岗位应该放在什么流程里、哪种题材可以做品相哪些又适合做市场,甚至能在造型表演之类细节上给出具体意见。

这点又很像我之前写到过的徐枫,以制片身份深度参与项目,往往能出爆款。

像《艋舺》最早定阮经天是让他演蚊子,初版剧本里和尚的戏份也不多。但李烈看完就觉得要想办法给和尚加戏、要让阮经天来演这个有点反派的角色,结果就是阮经天靠这个角色拿了金马影帝。

剧组当时去《康熙来了》,小S好奇为什么要让看起来还蛮有贵族气质的凤小岳演流氓头家“太子”,其实选角也是李烈定的。她确实挖掘出了演员台客那一面(。

后来决定拍林育贤改编亲哥哥经历的《翻滚吧!阿信》,李烈又找了以前大家没想过可以变成肌肉型男的海归彭于晏。

这个角色让他变成各位老公也成功转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动作武打型男主还想要点票房,唯一选择只有彭于晏。

甚至《周处除三害》这个名字也是李烈取的……先不论黄精甫有没有抄袭,反正一开始这个项目定名是谁看谁无感的《罪与罚》,李烈觉得这听起来很沉重很无趣,坚持要叫现在这个。就算被认定是古装片也无所谓,反正物料一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果然就爆了。

当然凡人也不可能例无虚发。找任贤齐范晓萱合作的《明天记得爱上我》,还有勇敢冲击2017年春节档迎战《西游伏妖篇》和《乘风破浪》的合拍喜剧《健忘村》就收效不行,口碑票房都很一般。

△前者只有5000多人打分,结果堪堪过6

△《健忘村》有舒淇、王千源、张孝全、杨祐宁,但票房惨淡

好在最开始几部监制作品连爆,就够李烈地位逐渐走高,被两岸三地业界人士尊称一声“烈姐”或者“台湾电影教母”了。2014年张艾嘉卸任台北电影节主席后,也特意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职位来完成“一姐”位置的传承。

哪怕只做了一年,李烈就因为当时文化局长坚持“电影节选片策展不重要、随便放放卖座片,要为之后市政府政策服务”怒而请辞,行业分量摆在那里也不影响她过几年再次受邀成为奖项评委团主席。

只是当一个人拥有了权势、声名后,必然也会出现月亮背面的阴暗混乱。

2017年,曾拍过《美丽少年》《玫瑰战争》等聚焦少数群体纪录片的导演陈俊志就突然发文控诉李烈,称其在筹备自传式小说《台北爸爸,纽约妈妈》电影化的过程中屡有霸凌与欺骗发生。

陈俊志在接受采访时也没有细说从头,因为他决心要提告,为求谨慎不便透露太多。但他也说手头有这么长时间来所有沟通的录音,控诉是有证据的,自己在过去三年里被职场霸凌到重度忧郁,身体也出现了严重白内障、心脏病两度濒死、牙齿掉光且几乎没有行动力等问题。

而李烈方面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几天后,原本打算开记者会说明前因后果的陈俊志取消原计划,突然表示暂时不告了,只说希望李烈成为更有同理心的好人。

不知道整件事是有误会被解除,还是如陈俊志早前所言那样,“李烈权势通天”,一切都死无对证了。因为在发文“揭露”的第二年,他就因心因性休克病逝家中,爱恨都被迫中止。

再来就是这次《周处除三害》疑似抄袭事件,认为电影涉嫌抄袭自己准备十来年之久的剧本《无法无天》的钱人豪也说过李烈势力庞大,“我人微言轻,没有办法期待哪一位大佬愿意出来替我仗义执言。”

他在发声后收到电影出品方一种态度律师函,被要求公开道歉👇

钱人豪觉得这就是李烈和她的公司在仗势欺人,于是继续开炮爆料自己在申请文化补助金的时候被当天的评审李烈“拍桌大骂”,但她牵头的另一家公司牵猴子却可以拿到200万新台币补助,根本就是“又当球员又当裁判”。

《周处除三害》被内地引进后,钱人豪又到微博开辟战场,说黄精甫作为香港人是拿不到台湾辅导金的,李烈当初申请款项是把她自己挂成导演违规操作,就是有问题。

单看钱人豪给出的证据,我个人观点是前半段巧合多到没办法用黄精甫所说的“满街都是”来解释,但大部分观众喜欢、讨论的其实是后半段尊者灵修部分,而这恰恰能在黄精甫过往作品里找到类似表达、是一贯以之的,具体结果还要看台湾那边怎么判。

李烈方面不做更多回应,因为她们也告了钱人豪诽谤,那就一切用法律裁决来论是非。只是官司打下来不知道要几年,这期间李烈还要开和黄精甫合作的新的项目,不知又会有什么新的发展。

其实这篇写到后面我也在思考要不要加上所谓负面,因为目前看来都没定论。但想了想又觉得还是直面所有争议才能尽可能还原这个人的本来样貌,而不是让继续加深之前的“玉女”“罗大佑前妻”或者“铁血一姐”这种单一标签。

资料调研太多准备得太久,写完连3.8妇女节都过了。但送花何须分时节,也希望屏幕那头的各位日日快乐,允许争议、允许瑕疵,也永有重头再来的勇气和底气,每次回望都能做到不让自己后悔。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

喜欢文章的话欢迎分享到朋友圈。这里是天涯娱乐八卦版版主cj的公众号,关注请添加微信号:cj10141234或长按二维码图片识别,跟我一起八卦。

发布于:北京市